Jupiter-Land
girl magic

女生愛戀電郵 Ex Diary ---02年,和 Joven 合寫了《女生愛戀電郵》,現在在網路上續下去,每週互通電郵,交換生活想法。

Home>>ExDiary>>

TO:Joven@ hohodor.com
FromJupiter@ jupiter-land.com
Subject :你唔好迫我
Date : Feb 28, 03

身邊的朋友,在日常工作中,都有機會接觸到一些年青人。
大家說起來,都有共同的煩惱 : 不知如何可以撬開他們把口,軟硬兼施,也只換來呆滯目光和十問九唔應。
他們的口頭蟬是 : 「唔知」、「你唔好迫我」、「你做乜畀壓力我地」。
想請他們討論問題,換來的答案會是 :「唔好要我ㄐA我只想聽你講答案」。
某些人讀到這堙A或許會抗議 : 「都是因為課堂沈悶,你講得咁悶,叫我點聽?」
「我就係唔識先迨W堂,你教唔識我,係你問題!」
所有事情都與自己無關,責任全都在別人身上。(如果連自己的事都跟自己無關,誰又會為你負責呢?)
不要我付出,我只想要收穫。(如果沒有付出,又怎會有收穫? 連海豚也懂得要跳完幾個圈先有得食。)
所以近日愛上了at 17的「我有自己一套」,叫人感動的年輕力量,大人細路都應該聽聽,重拾那份肯試、不怕跌倒、勇敢、積極的精神。


Jupiter
看到你電郵的上半部,已經忍不住笑。那幅眼擎擎、擘大口得個o隆 畫面瀝瀝在目。去年到港大客席一堂通識課,講的是電影,引的例子已經是《這個夏天有異性》和Twins的現象了;可是,肯討論有交流的只有三數人。其他的有人中眼唌B有人講電話、有人擘大口。你的朋友們教的又是甚麼課? 連討論Twins都無反應,你朋友真係幾難做。
好幾年前,我的朋友已經告訴我今日的學生,趕不及交assignment不止音訊全無,還要Professor主動摷佢的壯舉 !當年我們在法學院,上Tutorial邊個唔出聲,邊個就被白眼,Professor更會迫你埋牆到你答到為止。我和朋友戲言,不知道我們那些尊貴的外籍Professor,遇到今日的學生會不會被激得吐血?
我又不知道是否應該怪罪我們的教育制道,如果你當了九年死啃爛背的填鴨生活,還懂不懂尊重討論和主動尋求知識呢?
Joven

Joven
通識課講電影講Twins,已經算是很輕鬆的一回事了,朋友教的,是系內學生必修的主修課。既然是自己主修的科目,也應畀下面認真一點吧。
同學們需要輪流present指定的課文,可是有同學對助教說 :「我唔想聽同學present,你直接將答案告訴我們吧。」
以前,我們總是自己埋頭苦幹,自己落力尋找答案,非到要緊關頭,不敢驚動助教和教授。現在,差不到要教書的苦苦哀求學生們去上堂。
填鴨式教育,香港地學生誰沒經歷過,就算扼殺了討論氣氛,也不致於連基本禮貌也欠奉吧?
苦口婆心都沒有用了,踩到盡,只望有人知恥近乎勇。
Jupi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