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piter-Land
girl magic

女生愛戀電郵 Ex Diary ---02年,和 Joven 合寫了《女生愛戀電郵》,現在在網路上續下去,每週互通電郵,交換生活想法。

Home>>ExDiary>>

TO:短髮Joven@ hohodor.com
From剛換了髮型師的Jupiter@ jupiter-land.com
Subject :煩惱絲
Date : Dec 5, 02

我常覺得,在女孩子的打扮事宜上,其中最麻煩的一項就是髮型,當中最叫人頭痛的就是找個合適的髮型師。
尤其我們這種短髮人士,髮型師的功力尤其重要,那個髮型是廿四小時貼著你的,直接影響樣貌,一旦剪壞了,分分鐘要等一頭半個月,待頭髮長出來,才能作出修補,不像長髮女孩,有什麼冬瓜豆腐,至少可以紮條馬尾混過去。
於是找適合的髮型師,就變得相當重要,可是往往又難過登天。
他要懂得你的心意,了解你的性格,還要考慮你的頭型、髮質,才能給你Tailor Made一個髮型出來。當中又牽涉了他的眼光、手勢、美感、功架,否則眼高手低、診斷錯誤,受罪的就是你自己。所以找合心水的髮型師,不比找一個好伴侶易。
這兩、三年來,我和朋友都找同一位髮型師,起初試過一兩次覺得他剪得不錯,就無謂換人,因為一換人,所牽涉的search cost和風險十分大,能夠找到一個讓你安安心心坐在哪堥滮p時的人實在不易。
但三年後,開始覺得悶,想尋找新鮮感,於是我們發起換髮型師行動,四出打探,集合不同朋友的意見,甚至刻意路經髮型屋,看看堶悸瑰藿牷B人客的髮型、髮型師的style,才下決定。
我不知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,離開一個稍為相熟的髮型師時,總是有一絲不好意思。或許這是一項exclusively單對單的服務,不像買衫買化菻~,同時間可以幫襯不同店鋪; 也不像上美容院,每次被不同美容師服務也沒問題。但跟一位髮型師建立了一定的信任和熟絡程度,離開就像無聲無息的跟一位朋友斷絕關係。
我甚至試過在同一間髮型屋,給另一位髮型師剪髮,碰著舊的那位,也蠻尷尬的。


Jupiter
上髮型屋是我從小至大其中一樣最怕的事,所以久而久之,我被迫不很重視髮型。加上髮質軟,即使剪得天花龍鳳,回到家,我也是不會Gel得好的。不過雖然我不能有個好髮型,但還是很留意髮型師的手勢。如你所說,至少在Salon的一個小時,我可以安心。對於試新髮型師,我比你隨便得多(因為我的「美麗」髮型不能維持多過廿四小時) ,只要我不要求剪一些很複雜的款式通常都死不了,所以我也很樂意隨便試新。這陣子我也換了髮型師,對上一個就是可以幫我剪Christopher Robin妹頭的人,不過這個妹頭一剪又大半年,有點悶。最後由一位擁有正經髮型的朋友介紹的髮型師勝出。當時我選他是基於朋友說:他比較醒目,不會過分地和你傾偈!
Turn Out他的手藝不錯,我的髮型依然保持簡單!
Joven

保持髮型簡單其實也是被迫的,例如當日我在髮型屋見到一位.Junior的髮型,是日本雜誌中那種,看起來很自然隨意,我問她如何弄出這樣的效果,她告訴我 :「我的頭髮被漂過的,所以看起來輕盈,做Styling也容易好多。那次被同事幫我漂頭髮,一坐就坐了七小時!」
!!!!!
跟著,我跟髮型師傾偈,我說容祖兒新唱片封面的髮型好靚,那排齊瀏海外,兩側的頭髮一束束,層次分明,她說 :「其實當中有些是駁髮來的。」
……
再然後,Technician跟我說,Non-no中那些髮型效果,其實要漂頭、或電頭,又或髮尾做負離子的。
你說,怎不叫人沮喪……
這一次,我的頭髮沒有經過什麼Technical Treatment,但最後還是捧了三件Hair Styling Products回家,這已經是最基本的動作了。
沮喪的Jupiter

Jupiter
哈哈,你應該明白凡事有代價。要做一個我和你都羨慕的日本頭,除了要有時間,就是要有時間。有耐性坐三五七個鐘還只是故事的開始,回到家,每天出門前吹吹Gel Gel,這撮頭髮執一執,那撮頭髮搓一搓再吹,可能是廿分鐘的事。我自問沒有這副耐性。於是儘管髮型師說只要我肯把頭髮電一電,馬上不會塌下來的時候,我總會追問一句:咁係咪唔使吹?
結果髮型師把我放棄了!
Joven